提名成功

提名成功

短社评:桂琼提名、小党派与阿省政治

作者:CaesarZifengZ

2018年7月4日,阿尔伯塔党(AP)正式提名了桂琼Joanne Gui作为2019年大选Calgary-Edgemont选区的候选人。得益于一直心系社区、交游广泛,又有丰富的参政经验,桂琼在宣布竞逐提名后,成功地在社区里建立起了良好的群众基础,好到让Calgary-Edgemont成了全省范围内,在六月发展了最多新党员的一个选区。桂琼得到的这种踊跃支持,对阿尔伯塔党来说也是重大利好消息,故而桂琼获得提名,无疑是党派和社区的双赢。

桂琼作为正式候选人,已经有了微信公众号和网站,因此在此我们就不多介绍她个人了(大家可以点击这里看桂琼本人的个人介绍)。这篇文章的内容,是笔者本人身为桂琼团队的一员,在桂琼争取提名的过程当中的所见所闻。这些现象实际上反映出,阿尔伯塔党作为一个小党派, 对阿省省政存在独特的意义和价值。

我们从桂琼参选的Calgary-Edgemont选区本身谈起。Calgary-Edgemont是一个为2019年大选创设的新选区,是从卡城北部的三个原有选区中,划出五个社区,重新拼合而成。这五个社区中北部的三个社区Hawkwood、Edgemont和Hamptons乃是卡城最大最集中的一片华人移民(特别是大陆华人移民)聚居区,让整个选区的华人选民比例提升到了20%,这也使得新Calgary-Edgemont区成为卡城——甚至说整个阿省——华人最为集中的选区之一。因此站在选区内的华人社区的角度上,区内出现一个甚至更多的华人候选人参选或竞逐提名,乃是众望所归。

然而,本届大选目前的大热门党派联合保守党(UCP)在提名自己的候选人的时候,却在这个选区玩起了“走后门”。

UCP提名的候选人是南亚裔的Prasad Panda,现任UCP党团的影子能源部长(energy critic)。虽说当前的UCP党团每个人都有个头衔,除了党魁、党鞭等几个担任党内职务的议员外,其他现任省议员全部都是影子部长,但是Panda目前在议会议事厅里,在UCP党团的一侧坐在第一排,UCP副党魁Leela Aheer的左手,隔着党魁Jason Kenney只一个位置,应该说台面上的地位不能算低。Panda作为议员,目前代表的是旧边界划分中的Calgary-Foothills选区,这个旧选区包括新Calgary-Edgemont选区里面的Edgemont和Hamptons两个社区。由于自己的选区将在下届大选被重划,他决定要在新的Calgary-Edgemont区参加竞选。结果就是UCP的Calgary-Edgemont选区提名选举“盛况”空前:只有Panda一个人报名,没有任何其他人竞争提名。而在其他选区,因为UCP支持率高,又有两个老政党的群众基础,基本上党内提名竞争都是挤破头的事,参与竞争的人少则三四个,多则五六个。在这一片厮杀当中,Calgary-Edgemont选区却是Panda本人一枝独秀,一片祥和,显得颇为鹤立鸡群,与众不同。

当然,票选民主制当中,各党派为了稳固票仓,都经常采取这种手法,保住现任议员的提名。阿省新民主党(NDP)在备战2019年省选的运作中,也在采用这种手法提名自己现任的议员。UCP党团内,得到同样的保送待遇的现任议员也不止一位(比如说党魁Jason Kenney,Calgary-West选区的Mike Ellis等人)。但是话又说回来,这种操作本身,是不利于居住在Calgary-Edgemont选区,又希望看到华人候选人的华人朋友们的。采用这种运作,意味着UCP直接关闭了本区产生华人候选人的通道。故而桂琼宣布争取提名后,选区内许多希望看到华人社群能获得代表的华人朋友都大力支持,最终对桂琼来说,也确实颇为助益。

从这个过程中,我们可以看到小政党在省政中扮演的重要角色:大政党虽然可以笼络来自各行各业各地的支持者,但是基本盘总是有限的。再加上在每个选区,每个政党都只能推一位代表,在遴选过程中,总会出现被“淘汰”,得不到代表的群体。而此时,立场不太极端的小政党,就可以成为这些社群的代表或潜在代表,给这些族群提供一条大政党之外的参政途径。目前的阿尔伯塔党,正好就是这样的一个小政党。

之前笔者曾经在阿尔伯塔党的介绍中,谈到过阿省主要政党的格局在2015年和2019年两次大选之间,“由四变二”的状况:

2015年选前,省级进步保守党(PC)常年执政;省级自由党(Liberal)曾经长期坐在反对席上,但是席位逐渐流失;省级NDP一直在聚光灯之外发展;野玫瑰党(Wildrose)是由离开PC的保守右翼组成的,2010年以来发展迅猛,一度几乎成功挑战PC,坐上执政党的宝座。这就是以往十几年间阿省几个主要的省级政党的大致情况。
然而,PC党连续执政40多年,累积了大量问题,在2015年最终引爆了阿省选民的不满情绪。一夜之间,左翼的NDP上台,打破了原本阿省政坛的政党格局。省自由党在2015年大选当中,就被NDP吸走了大量选票,仅留住一个席位,元气大伤,一蹶不振。2017年,右翼的PC和Wildrose为了“联合力量,打倒NDP”,合并成UCP,成为唯一的右翼反对党。阿省的省级政党格局,变成了一左(NDP)和一右(UCP)的对垒。一个成规模的、平衡左右政策取向的中间政党(传统上长期执政的PC党扮演的是这个角色),突然不复在阿省存在。随着对垒格局很快形成的,便是党争格局,UCP和NDP开始专注地相互攻击起来。省议会里的声音,也开始往左右两个方向越来越极端地发展。

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的是,给中间力量的选项已经变少了。省级自由党只剩下了最后一位议员(David Swann),而且他已经宣布,不再争取连任,而新任党魁David Khan相比其他几位主要党魁,资历较浅,缺乏号召力,因此2019年省自由党的选情将会极其艰难。进步保守党则已经完全作古。若是两党对垒,每个选区就都只能推出一左一右两个候选人单挑,有志参政的社区领袖们别无选择,只能选一边去挤独木桥。阿省目前左右两党当中,NDP目前因为选情相对低迷,并没有太多人去参与党内初选的竞争;但是在UCP的一边,我们可以看到大量想要争取提名的候选人,有些甚至不惜(在党派允许的前提下)向现任省议员发起挑战。在此状况下,对立场不极端的潜在候选人来说,加入同样立场不极端的小党,可能要比去加入UCP这个大党、去和立场更保守的候选人拼杀更容易取得提名,性价比要更高。这就是为何阿尔伯塔党值得关注:它从规模看已是省议会第三大党,意识形态也不极端,贴合中间派的立场,未来必将吸引到更多的政治力量,进一步成长壮大。